今天是: 欢迎访问黄石水利局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互动交流 > 在线访谈

在线服务

省防汛办王万林与网友回顾2010年防汛抗洪 省防办常务副主任王万林

   时间:2014-11-24 阅读数: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做客湖北省政府门户网站在线访谈,我是主持人李希帆。虽然现在已经进入到秋天了,但是我相信很多人不会忘记今年的夏天,湖北遭遇了近十年来罕见的洪水和两江夹击的形式。当然,在省委、省政府的领导下,在全省人民的奋力搏击下,这场洪灾最终被战胜,今天我们很荣幸邀请到湖北省水利厅的党组成员、省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常务副主任王万林先生和我们进行交流!王主任您好,欢迎做客我们的节目!今天我们在这里是想和大家一起回顾这场战斗,首先请王主任给我们介绍一下,今年的洪涝灾害到底严重到了什么程度?

王万林:今年我们湖北省的洪涝灾害是相当严重的,可以用“三个少见”来概括严峻的防洪形势:

第一、超强度暴雨是近十年少见;

第二、严重的洪涝灾害、这种灾情近十年少见。

第三、两江夏季的大洪峰两度夹击历史上少见。

今年全省有1千多名县级以上的领导干部战斗在防汛抗洪的第一线,有105万干部和群众战斗在第一线;还有部队和武警的官兵大量的投入,共计23万人次,这么大规模的投入防汛抗洪在近十年是少见的。

主持人:您刚才用数字和“三个少见”,让我们觉得今年的防汛压力是近十年来之最,从不同的媒体上获得消息,在7月15日省内的五大湖泊全部超汛限水位,在7月23日超汛限水库达到603座,同时我们还要接受长江汉江的洪峰考验,可以说是外洪内涝的局面,我们究竟是如何应对这个局面的?

王万林:今年湖北省全省的防汛抗洪,17个市州全部投入了防汛抗洪,外洪主要是长江汉江、内涝是局部的暴雨成灾,造成了五大主要湖泊全部超汛限,超水防、超警戒、还有超保证的情况,这个是非常严峻的。概括来说,今年的应对是“四大保卫战”:

第一、田湖统筹保卫战。什么叫田湖统筹呢?就是田和湖泊统筹排涝,在坚持严防死守、在超标准的情况下要保证确保湖堤的安全,做到了水涨堤高,人在堤在,这是我们在防汛上的要求。科学角度上要做到精细调度、高水高排、低水低排、满开满排,今年所有的泵站全部开足马力,在这里要感谢社会上的各个方面,特别是电力部门给我们保障了电力的供应,所有的电力排涝泵站在正常状态下运行。

在科学调度方面精细的进行分析、科学的安排,当遇到保证湖堤安全的前提下,要科学的安排,以排湖为主,排田放在第二位,这里面有技术上的问题。有些地方的泵站可以排湖、也可以排田,如果排田把田里面的水排到湖里,再从湖里排到江里,还有一种泵站既可以排田也可以排湖,把水排到外江,这里面有一个时间的安排问题,但是我们要确保湖堤的安全进行科学调度,这是田湖统筹保卫战。

第二、水库安全保卫战。今年我们超汛限水库的很多,累计整个汛期超汛限水库的座数是1153座,在高峰时一天达到603座,超汛限水库的座数很多。俗话说,一座水库就是顶在头上的一个炸弹,如果一个水库的失策会影响到下游人民安全、生命财产的安全。所谓的超汛限就是超过了安全水位。我们在一场洪水来临之后要尽快的降到汛限水位,所以我们要做好水库的科学调度。在水文预报上的水库来量,使水库在安全的情况下,做好水库的调度工作。经过各个方面,上上下下,特别是在各级党委政府防汛指挥部的坚强领导、正确决策下,在全省超汛限水库的一千多座水库里没有出现问题,确保水库的安全。

主持人:相当于说我们排列了一千多颗炸弹。

王万林:可以这么说。

第三、江河抗洪保卫战。江河在我们湖北有长江干流、汉江干流、还有长江汉江两江支流、还有中小河流。湖北是江河众多,中小河流也是很多的。今年在江河保卫战中可以说打得非常激烈、也打得很精彩。全省人民都知道,众所周知,今年我们在长江防洪的同时,迎来了汉江的大洪水,刚才说的历史少见是指两江大洪水两度夹击,这就给今年的江河抗洪方面提出了严峻考验,也提出了挑战,所以在这方面我们在的江河抗洪保卫战打得很激烈、打得很精彩,这是在省委、省政府的坚强领导下,在省委、省政府的科学决策下,在长江防指的科学指导下打的这场战。

第四、在避险转移保卫战。为什么这个单独作为一个保卫战来说呢?今年有几个很特殊的情况,比如说,省军区司令员汪金玉率部队赶赴黄石大冶金牛镇指挥救援,将这里一千多人全部转移到安全地带。就一夜之间,如果不采取紧急的救援就威胁到这里的安全。

第二个例子,在咸宁的咸安区,咸宁咸安区党政主要领导迅速组织指挥防汛人员实施救援转移,这里有3.87万人安全脱险,我们采取了紧急的救援。

第三个例子,宜昌的夷陵区,夷陵区太平溪等4个乡镇突然遭受了百年难遇的特大暴雨袭击,导致山洪暴发,这里面涉及到了一些村庄和政府所在地,这里面有七千多人需要转移,夷陵区提前预警,党政主要领导靠前指挥,紧急组织转移群众。

当然全省还有其他的例子。这是在党委政府的领导下,在省军区和省武警总队的大力支持下,还有武警的中队、支队都紧急行动,大力指导。比如说省军区的汪金玉司令亲自出来,还有咸安区的司令亲自出来,紧急救援仗打得很漂亮,没有造成大的伤亡,我们省在紧急救援方面一共转移了50.98万人,在紧急救援、紧急转移这方面在全国都是值得赞扬的。我们省的这场战打得很漂亮。

我们今年总结这四个保卫战,把最后一个也作为一个保卫战单列出来觉得很值得总结。

主持人:王主任说四个保卫战都打得非常的漂亮,您从总结经验的角度来看,您认为能够抗御这场大洪大涝最重要的法宝得益于什么?

王万林:我们想,能够打赢这场战、能够取得这场胜利,概括总结起来有六个得益于:

第一、得益于党中央、国务院的关怀指导。在我省防洪抗洪的关键时刻,温家宝总理亲临我省视察指导,而且提出了按照科学规律进行防汛抗洪这么一个重要的指示。

主持人:我们还记得温总理在武汉的龙王庙趟水察看汛情。

王万林:作为防汛的工作人员觉得很振奋人心,给我省防汛抗洪工作提出了方向,也增添了全省干部群众防汛抗洪必胜的信心,铸造了一个精神大堤。

第二、得益于国家防总、长江防总的具体部署。我们省在防汛抗洪很多关键节点上、国家防总、长江防总作出了指示,进行指导。特别是对长江三峡、汉江的丹江口水库进行了科学的调度。长江今年最大达到了7万(立方米每秒)。

主持人:这是什么概念呢?

王万林:7万是什么概念呢?如果没有三峡工程不可想象,三峡水库调度按照4万(立方米每秒)进行控泄,使我们的荆江河段不超过警戒。这就给我们缓解了压力。

另外一个是丹江口,7月25日4点,丹江口水库入库流量达到了34100亿立方米每秒,这是汉江上流1983年以来最大的,按照这个入库的流量下泄,如果是没有丹江口水库,我们的汉江中下游有很大的压力。由于丹江口水库使我们缓解了压力。

第三、得益于省委、省政府的坚强领导,在今年整个防汛过程中,特别是在两江大洪水夹击的关键时刻,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罗书记、李鸿忠省长都亲自抓,分管副省长赵斌同志具体抓,坐镇防汛指挥,省委、人大、政协、军区等领导多次到防汛抗洪的第一线指导,关键时刻还明确提出了全省以防汛为中心,举全省之力进行防汛抗洪,实现保民生、保家园、保稳定、保运行、保发展、夺丰收的目标。如果没有省委、省政府这么一个坚强领导,我们全省的防汛抗洪工作是没有这么大的成绩。

第四、得益于各地各部门的具体组织。各个地方坚决服从省委、省政府的领导,坚决服从省防指的调度,积极的配合国家防总、长江防总、省防指派出的专家进行抢险,对国家的防洪指挥作出了具体的安排,需要领导到一线进行指挥。

各个部门的省防指、市防指、县防指都各司其职、尽力尽心,电力部门做好电力保障供应;交通部门保证交通畅通、气象部门保证气象准确及时预报。财政部门积极向中央申请资金,发展部门做好修复计划,方方面面都积极的做好工作,投入战斗。甚至于防指成员单位都分片包干到自己的责任区指导和帮助各地进行防汛抗洪工作。

第五、得益于军民团结拼搏。今年整个防汛抗洪不管是到哪一个战场都离不开大力的支持,今年在一些抢险救援的环节上都有大量的官兵在现场进行救援,帮我们处在洪水围绕之中的干部群众及时地转移到安全地带。在遇到大的险情时,部队的官兵亲自到险情的现场进行抢险。

第六、得益于水利工程防洪减灾作用。解放后,我们国家修筑了大量的水利工程,近几年来国家要加大水利工程的建设,这些水利工程的调蓄、错峰、削峰的防洪保安减灾作用,使我们感觉到防洪起到了巨大的作用,没有水利工程,我们这些抗洪工作是做不到的。

主持人:水利工程大的来讲就是三峡工程、丹江口水库,但是还有很多小的水利工程,这些是我们平时看不到的,但是感受得到的。

王万林:老百姓没有直接感受到,听说的就是三峡和丹江口,但是我们省里有一千多座水库,都在发挥作用。还有这么多的湖泊,还有这么多的泵站都在发挥作用。

主持人:我们说到今年的防汛抗洪有一个词大家的印象非常深刻,那就是“杜家台”,可以说汉江防洪阶段性胜利的标志点就是杜家台分洪取消。7月28日,杜家台成为全省人民关注的热点,也成为省委、省政府及防指办最揪心的地方,当初决定杜家台分洪做准备是处于什么样的考虑?

王万林:今年杜家台分洪,开始是省委、省政府决定的,省防指决定要做好分洪的准备,这是书记特别强调的,做好准备就是做好分洪准备,29日上午根据分析取消分洪准备,这个是科学的决策。我简要地介绍一下,今年汉江的大洪水是7月25日4时丹江口入库34000亿的流量,这是根据水文和气象部门的预报分析,不是7月25日那一天来了我们才做的,而是提前做的分析预测。在7月22日长江防总和省防指有关的部门、气象部门都做好了分析,预测汉江要来大洪水,我们做好这些分析,也预测到仙桃以下将超过保证水位,预测汉江下游段将超过保证水位,我们湖北省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到了25日以后水位逐渐的上涨,流量不断地增大,29日丹江口水库电话了3.4万立方米每秒的入库流量,省领导高度重视。7月25日,省长李鸿忠和分管的副省长赵斌同志在省防指召开紧急会议,提出了三个目标:一是严防死守,不分洪;二是万不得已分小垸、三是以最小的损失换取最大的利益。

各个部门多方面做工作进行分析。但是水位还是在不停地上涨,到26日时,根据省防办提议,省长李鸿忠同志决定,经过省政府常务办公会通过,将当时的三级响应提到了二级,二级响应是湖北省2005年以后实行防汛应急预案提到的最高级别,2006年以前没有这个预案制度。提高了级别以后,27日的防汛形势很紧张,书记罗清泉、省长李鸿忠五次会集到省防汛抗旱指挥部的指挥中心研究,还有省委副书记杨松、省委常委张昌尔、李春明、还有分管的赵斌同志都在一起进行研究,27日这一天,已经预测到汉川站的水位将会达到32.1—32.2米,要超保证水位51.69,还要超历史最高32.09的状态下,当时分析实际上杜家台分洪闸的水位已经进入了分洪的临近状态,预报如果汉川站超保证,杜家台分洪闸前的水位就完全具备了分洪水位,在这样的状态下应该做好防洪准备。在这种情况下,省委、省政府领导以及省防指有关的负责同志都会集到这里进行研究,也得到了国家防总、长江防总的指导,经过认真地分析,我们要做好这方面的防汛工作,当时的书记和省长都是这样作出决策的。一方面要求汉川的堤防上,尤其是在汉川这一段要做好严防死守,要重兵布防,一方面要做好分洪的准备,这就涉及到仙桃和武汉市的蔡甸、开发区做好综合的准备,所以在这种情况下,省防指签发了第一道指令,要求仙桃市、武汉市立即进行分洪安全转移,人转移出去了,如果水位还继续涨,我们就可以分了;如果真正的来水比预报的要低就可以再做打算。当时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要看仙桃到汉川这一段堤防的情况,如果出现了重大的险情,我们也要考虑分洪问题。几个方面的因素都在考虑。

所以当时第一个决策就是做好分洪安全转移的命令,叫分洪准备,但是分洪安全转移是实际行动。

紧接着27日又签发了扒开东荆河阻水的两个民垸,这些都是为分洪做工作,这是第一个决策。这个是27日晚上签发的,省防指办事机构、省水利厅组织大量的专家在省委、省政府、省防指进行研判分析,水位算得很细。

28日晚上,当时省委书记、省长到指挥部来视察有关工作,主持分析研究水情雨情和未来的情况,当最后到来的洪水,尤其是以汉川站为标志性的水位,看到的水位情况在7月28日这一天的晚上峰值到了31.94,没有达到那么高,比预测的要低0.1米,而且当时我们从防汛抗洪前线了解到的情况没有出现大的险情。因为仙桃到汉川之间的堤防没有进行系统的整险加固,但是重要的险峰险段进行了整治,在军民认真查险的情况下、在军民严防死守的情况下没有出现很大的问题。

一个方面考虑实际的水位比预测的要低,没有超过历史情况,所谓历史最高是98年(32.09米)。

二是仙桃到汉江的大堤上没有出现大的险情,根据这些综合的判断,还要根据预测未来汉江上游的来水和汉江到黄冈之间的来水在减弱,综合的分析未来的情况往好的方面发展,28日晚上省里主要领导决定,再到29日上午有这么一个半天的时间观察,如果实际情况有变化我们再考虑分洪,如果实际情况往良性方面发展我们就不分洪。29日上午根据综合的分析、科学的研判,决定取消杜家台分洪准备工作。

主持人:7月29日中午12点,省防汛抗旱指挥部会商了两个小时以后作出的决定。

王万林:这是一个科学的决策,这一决策体现了省委、省政府的坚强领导,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在这个决策之前,省里面作出决定,一方面要仙桃汉川这个地方对大堤严防死守,如果没有这个地方的严防死守,出现地方出现大的险情,我们取消不分洪还是没有底气的。

第二、坚强领导、科学领导,如果不提前做好分洪安全的准备,仙桃到汉川这一带的严防死守没有底气,水来了以后心理慌。这两下的决策非常的坚强、非常的科学。我们作为一位技术干部来讲感受到了省委、省政府领导的科学决策,而且这一仗打得很漂亮,最后决定取消。这一次杜家台分洪过程的损失减到最小的力度。作为一个防汛抗洪工作的具体工作人员体会到了省领导提出的安排,当时省领导说有惊无险,通过严防死守做得不错。万不得已分小垸,我们分了两个小垸,以最小的损失换取最大的效益,完全做到了,我感觉到非常的科学。

主持人:刚才王主任带领着我们一起又重新感受到了杜家台究竟分洪还是不分洪的前期准确工作,非常的惊心动魄。做这样的决策需要多大的智慧和勇气,我们在这里向决策者致敬,也向这场战役奋战千千万万的人民致敬,也要感谢杜家台的群众。防汛是夏天的事,现在到秋天离防汛越来越远,作为防汛部门在思想上、行动上是一点都没有松懈的,我们今年对于秋汛来说,我们采取了哪些措施防御呢?

王万林:我们省的特点是汛期比较长,汉江的汛期稍微推迟了一点,但是今年很特殊,我刚才说了历史少见。汉江7月份就来了大洪水,这种情况少见。但是从历史上的经验分析,汉江到10月份国庆节以后才有汛情,05年就是这种情况。我们省的汛期是从5月1日开始进入,一直到10月15日,这是整个过程。秋汛是9月中下旬到10月15日,主汛期主要是针对长江,6、7、8月是主汛期,9月到12月这三个月的时间段是属于秋汛,秋汛对于我们省来讲是不可小视的、不能怠慢。

秋汛我们省里也要做好几个方面的:一是在长江和长江的支流、以及我省的湖泊里,现在几个湖泊还有超汛限的问题、梁子湖、斧头湖(同音)还是超设防的状况,设防水位比汛限水位还要高,长江9月份在秋汛阶段,长江和沿江的中小河流、水库和湖泊还有一些防汛的工作,秋汛主要工作是将流域做好防范工作,不可轻视,要加强检测的预警,加强防洪的重点,继续加强科学的调度,还要继续加强科学的调度。在秋汛的阶段还有一个兼顾的问题,我们不但要防汛,还要抗旱,根据科学的决策预报,对一些水库既要防范在秋水来临洪水的问题,同时还要考虑蓄水、调水的问题,在防秋汛的过程中我们还是要积极的防范,把我们省今年的防汛抗洪工作做得更扎实彻底。

主持人:您刚刚谈到我们之所以能够夺取这场大洪大涝战役的胜利,得益于水利工程,和98年相比,今年的防汛工作中水利工程到底发挥了多大的效益?

王万林:今年的减灾效益,根据我们按照有关的规程规范测算办法,有652亿的社会效益,这是什么概念呢?相当于排第三位,98年是1000亿,99年是723亿,今年是652亿,排第三位。根据减灾的效益,这是水利工程的减灾效益,同时也是在各级领导的坚强领导和科学指挥决策上共同产生的,不能光说是水利工程的,当然水利工程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如果省里没有坚强的领导、没有科学的指挥也是不行的,所以效益是综合的,是各方面的努力,加上水利工程本身的作用一起来发挥的效益。

这个效益怎么算呢?堤防保护效益,我们主要是根据超警戒算出来的,超设防的效益就不算。超警戒以后进行了保护、有堤防了、堤防加固了,98年以后大量加固水库堤防带来的直接效益,增加这一块的有90多个亿。今年652亿,堤防起着保护效益。水库的效益是拦洪、蓄峰、保护农田、直接减少经济损失等等方面的情况。我们今年算堤防保护效益是248亿,水库的保护效益是108个亿,还有泵站带来296个亿,泵站是把湖泊的水位排出去,使湖泊保持安全,湖堤也安全了。同时使湖泊这一带流域里的城镇、农村、工厂等等不受淹没。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有很多的企业效益很好,如果是在洪水浸泡下的损失不是以前的概念。今年的保护效益很广,我们的算法比较粗,基本上是社会上的直接效益,还有一些间接的还不止这个数字,这个是属于比较保守、粗犷一点的算法。

在近二十年来,今年防洪减灾效益排在第三位,仅次于98、99年。

主持人:我们在总结成绩的同时,我们用非常挑剔的眼光来看,今年的防汛抗旱中有没有暴露出来一些问题?我们应该从哪些方面来解决?

王万林:今年的防汛抗洪工作还是有一些值得我们反思的,也应该引起我们的反思。经过总结分析,我们社会主义制度优越的一面还是值得推广的,有非常好的组织体系,比如说防汛指挥启动、主要领导负责等等,这些都是坚强保证,我们也考察过西方欧美方面的应急管理体系,但是我们这个比他们要强,在管理制度、在行政体制这方面是很坚强的。

但是也有一些薄弱的问题,我们的工程措施和非工程措施现在还不完善。工程措施,现在我们省里还有荆江大堤,还有一些沿江的没有整险加固。就算是长江三峡按照十万个流量来控泄,有很多的堤防超过了警戒水位,这个对于堤防是有威胁的。近些年国家给予了大量的投资,但还没有正式立项,还有其他的一些中小河流,今年的府澴河也超警戒,大量的中小河流都是薄弱环节,前天晚上国务院常务会议温总理指示要加强中小河流的治理力度,这也是针对工程上薄弱环节的一方面。

我们省里山洪带来的威胁比较大,我们省里山区面积比较大,十堰、恩施、黄冈这些地方山丘比较多,遇到山洪以后的损失比较大。移民区里一场山洪下来一下子涉及到七千多人的安全转移问题,非常地紧张。在山区里七千多人是什么概念?涉及到几个乡镇,乡村里面的转移都很困难,所以山洪的治理目前也是薄弱环节。国务院正在加强这方面的工作,我们也看到了希望。

第三、分蓄洪区还要进一步完善,今年杜家台分洪如果真的分了也是有很多的困难,分了以后里面有很多的圩堤也存在一些问题,没有很好地加固,圩堤里面的安全台不是那么安全。包括荆江分蓄洪区等等地方都要完善,我们也在向国家申请有关项目的立项。做好我们省里的防洪工作,工程措施方面还有很多的工作,现在国家大力投入水库的整险加固,泵站的进一步完善都是属于这个范畴。

非工程措施,主要是一些防汛抗洪的信息管理系统,要做到预警预报系统,对山沟里的水库如何做预警预报预测,这些软性的方面还要进一步加强。今年省里面的李鸿忠省长到指挥中心视察指导工作时强调一定要加强,今年开展了一批项目,明年还要进一步加强,要做到快速反应才能够最大限度地降低灾害的损失。我们还有很多的工作需要加强。

主持人:今天将近一个小时的聊天中,王主任带着网友一起回顾了今年这场抗洪抗战的战斗,我相信网友们和我一样,也是既紧张,又感动,当然我们也希望今后的防汛抗洪工作能做得越来越好,感谢您今天参加我们的节目,感谢各位网友的收看!

王万林:谢谢网友!